第220章

耶律燕的声音如银铃般动听。

    夏天看着面前的少女也不禁暗赞一声,虽然她的容貌比之自己的女人差了一些,但也生得明眸皓齿,身姿青春曼妙,穿着蒙古人的装束更是别有一番风味,加上那活泼开朗的性格让人生不出恶感。

    夏天点了点头,道:“只是顺手为之罢了,不用在意。”

    耶律燕夸张的说道:“前辈是顺手为之但是对我们却是天大的恩德了,而且还杀了这淫.贼真是太解气了。”

    耶律燕说着还在霍都尸体上狠狠踢了两脚,那娇蛮的模样让夏天都不禁有些莞尔。

    “前辈勿怪,舍妹只是有些顽皮,如……”耶律齐还想说什么夏天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道:“没事,令妹如此天真率直倒是少见呢。”

    “那个。你能先把我放下来吗?”完颜萍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刚才她感觉自己头发被扯掉一根,勿庸置疑,聪慧的她马上就知道那被杀掉的霍都是被自己的头发贯穿了喉咙致死!这已经超过了她的理解范围了。

    面对如此世外高人完颜萍不禁觉得有些敬畏和畏惧,所以想要离开夏天的怀抱,虽然这怀抱让她是如此留恋,特别是那关怀的眼神,让她有些无法自拔。

    女人就是如此,一个眼神,一句关心的话,在某些关键的时候就能在她们心里烙下深深的印记。

    夏天呵呵一笑,将完颜萍放了下来,道:“你还没说你的名字呢,好吧,我就先介绍下自己,我的名字叫夏天,夏天的夏,夏天的天。”

    “噗嗤”完颜萍和耶律燕不禁都掩嘴娇笑起来,这前辈也太逗了吧,这名字也真够怪了的。

    完颜萍感觉自己好了不少,想到自己刚才被他抱在怀里俏脸不禁一热,眼中闪过一丝羞喜,轻道:“我叫完颜萍。”

    夏天微微颔首,其实在刚才的时候他就猜到了她是谁,现在得到确认不禁有些感慨,没想到在这里预见完颜萍和耶律兄妹,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完颜姑娘你的伤势不要紧吧,我这里有疗伤的药。”耶律齐看到完颜萍看着夏天那一闪而逝的羞涩,心中一急,急忙关心道。

    完颜萍正要搭话,夏天就已经拉过完颜萍的手,在完颜萍嗔怪的眼神中将一颗散发着浓郁香气的药丸放到她的手里,笑道:“刚才我已经用先天真气梳理了你被阻塞的经脉,再加上这颗疗伤圣药相信不用三天你的伤势就会完全恢复。”

    完颜萍美眸满是羞涩和欣喜,却是接过夏天的疗伤药想也没想就吞了下去,看得一旁的耶律齐神色一黯。

    第272章娇羞霸道

    夏天自然将耶律齐的表情尽收眼底,心中暗笑这小子真是可怜,先不说郭芙这原著里本该属于他的妻子被自己给偷了心,对自己已经死心塌地了,就连完颜萍也被自己杜绝了发展的可能,不过夏天也不敢大意,这小子虽然正直可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夏天对于完颜萍毫不犹豫吞下自己自制的疗伤圣药非常满意,耶律齐先拿出疗伤药完颜萍却选择了他的高下立判。

    “对了你们到这里来所为何事?”夏天见到气氛有些尴尬,刚刚服下他疗伤药的完颜萍低着头不发一言不由打破了这沉静的气氛。

    完颜萍抬头看了夏天一眼,道:“我是为了追这淫.贼,半路上遇上了他们兄妹,就这么死了真是便宜他了。”

    夏天呵呵一笑道:“这霍都本事蒙古的小王子,到了中原倒是祸害了不少良家妇女只是碍于一些原因我不能马上收拾他,没想到他今天竟然栽在了完颜姑娘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手中,要不是他我还不能遇见完颜姑娘呢,倒是要谢谢他了。”

    完颜萍本来有些虚弱的表情哪一变,俏脸变得通红,美眸又羞又喜的瞪了夏天一眼,撇嘴道:“油嘴滑舌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夏天哈哈笑道:“我可没说自己是好人,而且你们一开始就进入了一个误区。”

    “什么误区?”完颜萍下意识问道。

    耶律燕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睛也是一脸期待,这个前辈虽然很厉害,但是他的声音却很年轻呢,说话的方式又是如此的温和却又带着一丝轻佻但却让人无法厌恶起来,真是个特别的人。

    夏天看了一旁有些失魂落魄的耶律齐暗暗摇头,道:“我可不是什么前辈,算起来我也比你们大不了多少呢。”

    耶律燕飞快的摇了摇小脑袋,可爱的眨了眨大眼显然对此不信。

    完颜萍却有些意外的说道:“我相信你,不过你能不能让我们看看你面具后面的样子,不然我们都不能算得上是认识。”

    夏天见完颜萍脸上也有些患得患失却是知道少女心中所想,无非是没见到他的容貌觉得这就像是一场梦一样,而且少女自小父母双亡,所以很少受到别人关心,夏天的突然闯入自然让少女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夏天心中一笑,有种想要逗弄她的想法,声音一沉,道:“我的容貌倒不是不能见人,只是我长得太过于丑陋,我怕吓到你们。”

    耶律燕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撇了撇嘴道:“骗人,你的眼睛这么漂亮人怎么可能长得很丑陋。”

    完颜萍却是坚定的看着夏天道:“不管你样貌丑不丑陋我都不会被吓到。”

    夏天故作为难,不过见完颜萍美眸没有里全是坚定和一丝希冀也没有了逗弄她的念头,道:“既然如此我就拿掉这劳什子面具吧。”

    夏天轻轻一甩脸上的面具就不翼而飞,看着完颜萍对她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怎么样,是否觉得失望呢?”

    夏天的容貌是继承了貂家那妖怪一般的容貌,要说英俊也可以,要说美丽也可以,男人长着这么一张祸国殃民的脸明显是来妹子的。

    飘逸的黑发,比星空更加闪亮的眸子,两道剑眉斜插入鬓,英气中带着一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气质,的鼻梁,嘴角挂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意,饶是完颜萍有心理准备他是一个难得的美男子也不由看得呆了。

    耶律燕还是招牌动作眨了眨可爱的大眼,然后一动不动的看着夏天。

    耶律齐更是自惭形秽,武功比不过人家,相貌又比不过人家,看他的穿着也不是普通人,人品虽然还不能确定,但是从刚才的接触看来他是一个骄傲却不盛气凌人的人,自己和完颜姑娘还是仇人,想到这里耶律齐不免露出一个释怀的笑容。

    夏天走到完颜萍面前微微一笑,犹如春风拂过面颊,让人感到如此的舒服,只听他略带磁性的声音传来:“完颜姑娘还要看到什么时候呢,即使对我很失望也不用这么一直看着人家吧,这样多不礼貌啊。”

    完颜萍惊醒过来,清秀的脸蛋现实微微一红,然后看着夏天却是面无表情的说道:“过分的谦虚我可不可以理解成是一种自傲呢。”

    夏天笑了笑,指了指旁边,完颜萍有些不解,转头看去却是看见耶律燕和耶律齐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完颜萍更加的奇怪了,自己说这话有什么不对吗?耳边又传来夏天轻轻的声音:“其实呢,我现在和你说话用的是聚音成束他们是听不见的,所以你说这种话他们自然觉得奇怪咯。”

    完颜萍大窘,恨恨的看这夏天,美眸隐隐有些晶莹闪烁,然后不顾自己身上还有伤运起轻功朝着旁边跑了。

    耶律齐不由奇怪的看着夏天道:“完颜姑娘怎么了?”

    夏天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用在意,耶律兄弟和耶律小妹就在这里稍等我去把完颜姑娘追回来,哦,对了别再叫我前辈可把我叫老了呢。”说完已经朝着完颜萍追去。

    耶律齐一头雾水,显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耶律燕见到自己大哥这个样子微微一叹,这个夏天还真不简单,几句话就把完颜姑娘骗得团团转,自己大哥看来没戏了,本来自己心底还把她当未来大嫂了呢,不过这个夏天到底是什么人呢?如此高绝的武功当真是见所未见。

    夏天几个飞掠就看到了前方的完颜萍,加快了速度几个纵身就拦在了她的面前,笑嘻嘻的说道:“萍萍你这是要去哪里呢。”

    完颜萍闻言俏脸胀得通红,气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恨恨的瞪着夏天,冷声道:“你是不是觉得调戏我这种无依无靠的可怜女子很开心?如果羞辱我就是你的目的那你达到了,现在请你离开。”

    “哎呀,哎呀,小萍萍有你这么对自己救命恩人的吗?”

    完颜萍在夏天话音刚刚落下二话不说抽出自己的长剑朝着脖子摸去。

    夏天虽然早知道完颜萍是一个外柔内刚的奇女子但也没想到她竟然如此刚烈,中指屈指一弹完颜萍手上的长剑就被打落在地。

    “你就是如此轻生的吗?我真是有些后悔刚才救了你。”

    “不用你救,我现在就把命还给我,我想死那是我的事情。”

    夏天冷哼一声,来到完颜萍面前眼睛直视她的双眼,完颜萍刚开始还倔强的和他对视,但是渐渐的就有些心虚的别开头,轻哼了一声。

    夏天哈哈一笑,突然揽上完颜萍温润纤细的柳腰,凑到她耳边轻轻说道:“告诉你你的命是我救的,我不允许你死你就不准死!”

    完颜萍感觉到耳垂传来阵阵热气娇躯微颤,千娇百媚的身子却没有过分挣扎,不屑道:“霸道,我为什么不能死,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夏天强行将她的身子掰过来和他面对面,一字一句道:“告诉你吧,我救你自然是因为喜欢你,刚才也是因为逗你,并没有想要侮辱你的意思,你是个独立自强的女子,我知道你有血海深仇,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即使我带着目的接近你也是因为要获得你的好感,因为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