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夏天看了看,这个房间被夜明珠照得亮丽不已,他可以轻易看出那里的石壁确有些不同。

    心道不能再拖了,要是再过一阵,就真如师父姐姐说的这样,就她算是不被五毒神掌给毒死,也会被欲火给烧死!

    夏天赶紧放开怀中腻人的香躯穿起了衣物,而李莫愁也是用肚兜将她白玉凝脂一般胴体给遮了起来,只是她的道袍已经被的夏天撕了个稀烂,穿在身上根本难掩里面那成熟的风光。

    特别是里面那胀鼓鼓的饱满玉球,在那狭小的肚兜里裂衣欲出,加上半遮半掩,夏天心中又是一阵火热,要不是着急狐狸精二娘,肯定会再次把她扑到在地狠狠征讨鞭挞驰骋一番。

    李莫愁初为人妇,心中又是甜蜜又是别扭,特别是下身一阵强烈的不适,让她对夏天这个毛头小子不知怜香惜玉而一阵埋怨薄嗔。

    夏天却是暗暗苦笑,刚才到底是谁要了一次又要一次,最开始可不是他主动的啊。女人果然有些不可理喻。

    “师傅姐姐,我们合力把推开。”

    夏天检查了一下,发现这间密室只有这么大,根本没有任何的机关,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处石门是可以推开的。而关上也是从里面的机关。不过夏天知道这么厚的石门绝对不轻,想要轻易推开可不容易。

    “好,我们一起用力。”

    李莫愁点了点头,纤纤玉手已经搭在了石门上,两人同时发力开始推动石门。

    事实证明了夏天的想法,而且这扇石门也没有倚天屠龙记张无忌推动的石门那么厚,更何况夏天和李莫愁可不是玄冥二老,两人现在虽然没有达到五绝的高度,但合力绝对比张无忌内力强。

    只听见石门传来咔咔的声响,然后慢慢的被推开,两人都是神色一喜,不过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终于,在两人不懈努力之下,石门被推了开去,石门刚刚推开,夏天和李莫愁却是眼睛一亮。

    石门之后竟然是一处小山谷,长满了奇花异草,鸟语花香,空气中带着淡淡的泥土之味,本来貂家居住的地方就是一处堪比桃源的秘境,但是和眼前的美景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

    不远处竟然有着一望无际的花海,而这花海中间却屹立着一栋竹楼,这栋竹楼至少有三层高,所以格外醒目。

    夏天和李莫愁在密室里都待了不少时间,骤然闻到新鲜空气忍不住贪婪的呼吸了几把,感觉神清气爽,加上眼前的美景,真是一大享受。

    和絮的微风让人心旷神怡,突然一阵若有若无的娇吟声传来,那声音如泣如诉,慵慵的,嚅嚅的,让人一听骨头都快酥掉了。

    夏天却是神色一变,这里没有别的人,能发出这种声音的人绝对只有她那个狐狸精二娘。难道毒性发作了?

    夏天想到这个可能暗暗吞了吞口水,这个狐狸精二娘真的是一个人间尤物,绝对不必那什么妲己赵飞燕之类妖精差,一想到她发情之后会露出的春光,那对巨大的饱满,忍不住有些幻想起来。

    看来还真的被师傅姐姐给说对了,这个女人真的没有被毒死,却被迷香的强烈药性给折磨得不春潮泛滥,真正成了骚妇。

    第29章旖旎风光2

    李莫愁脸色不变,看着夏天嫣然一笑道:“看来还真如我说的一般。这个狐狸精竟然没有死,不过这春药可够得她受了,我们不用过去,就这样等她死了才好。”

    李莫愁的言语中不难看出她对二娘的恨意,夏天却是急得直冒热汗,这可怎么办,这个二娘这个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吐出秘密,而且她身中这种霸道至极的媚药,除了一个方法之外,绝对没有办法解除她身上的药效。

    “我的好师傅,好老婆,你难道忘记我刚才说的话了?先把五毒神掌的解药给我,先把她们的毒解了再说。”

    夏天心急的说道。

    李莫愁面色不愠道:“五毒神掌是用来杀人的,我怎么会炼制解药,而且就算是有了解药她身中媚药早晚也得欲火焚身而亡。”

    夏天苦笑一声,道:“不管怎么说我也得把她的毒解了,不然这不明不白的冤屈我可不就白受了?”

    李莫愁咬着鲜艳欲滴的红唇,眼神灼灼的看着夏天道:“你是不是想要给你二娘解媚药?就像是我们做的那样?”

    夏天被她说中心事一般,饶是他脸皮比城墙还要厚,也不禁微微一红,强自辩解道:“谁说我要给她解媚药了,我只是为了了解事情的起因后果罢了。”

    哪个男人不偷腥,而且二娘还是个狐媚子一般的祸水,夏天这小色狼能没有鬼心思才奇怪了。

    李莫愁柔媚的双眼射出无穷的幽怨,自怨自艾的说道:“还不是一个意思,你当我是傻子么?罢了,算我李莫愁倒霉,遇见你这个我命中的魔星。”

    从袖里拿出一个白色的瓷瓶递给了夏天。

    夏天惊喜的接了过来,道:“我就知道我的好师傅,好娘子不会为难我,这个是五毒神掌的解药吧?”

    李莫愁看到夏天那欢喜的模样,而且他还是为了另一个女人,芳心一阵凄苦,有些赌气的说道:“你拿去就她吧,别管我了,哼,你最好和你那个二娘双宿双栖才最好呢,我找一个地方孤独终老,眼不见心不烦。”

    夏天闻言知道这个女人吃醋了,心中却是高兴无比,看来自己在她心里果然已经占据了最重要的地位。心中忍不住柔情顿生,揽住她酥软的柳腰在她惊愕的目光下吻了她鲜美丰满的樱唇,神色温柔的说道:“莫愁,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叫你,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对你的心意相信你能感受得到,我承认,我可能不会是一个专情的男人,但是你在我心里绝对是最特殊,也最重要的女人,因为你是我第一个女人,也是我爱恋已久的女人,现在更是成了我的妻子,虽然我们没有拜堂,但是我心里已经把你当成我的妻子,既然是夫妻,我觉得我应该对你坦诚,你不是一直都很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比如你的事情,你没说过,我却能知道?”

    李莫愁没想到夏天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过心中隐隐觉得他好像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一般,想到他对自己的好,心中也是一阵柔情,轻声道:“我一阵很好奇,但是我却没有问你,因为我知道你愿意说给我听,自然会说给我听,却没想到会是我们关系发生转变之后。”

    夏天淡淡一笑,看着怀中风情诱人的绝美妇人,忍不住豪情万丈,朗声道:“你说得没错,那是我一个最大的秘密,本来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对人说,就连我娘都没说过,因为这对我太重要了,不过你是我最重要最亲密的人,所以我决定把这一切说给你听。”

    李莫愁神色痴迷的看着这个自己从未想过会不知羞耻委身于他的小男人,这种霸气十足的语气和两年前何其相似。而且他的话让她这个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魔头不禁心跳加速,这是江湖上人打破脑袋恐怕都不会相信的事情。

    夏天缓缓说道:“起是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李莫愁一双美丽妩媚的大眼眨了眨,惊愕的望着夏天,显然不理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天淡淡一笑道:“这么说吧,我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应该是来自宋朝很多年之后,我们那里的人习惯风俗和现在的人完全不同,我们那里提倡自由恋爱,女人能顶半边天,反正你这么想就对了,我是来自后世,因为对你们这些美女的仰慕,所以才会来到这个世界,这全靠书中仙的帮助。”

    说着,夏天又把书中仙的一切告诉了李莫愁,不过他并没有说李莫愁其实是金庸笔下的人物,只是他知道历史而已,所以对她的事情有所了解。

    等到夏天说完之后,李莫愁还是不敢相信这一切,因为这也太玄乎了,可是事情就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相信,而且对于这个她已经有过合体之缘的小郎君她是无条件选择相信他。

    “我知道你对我的话不太相信,不过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个秘密我只对你说过,今后也不会对任何人说,我这么做没有任何意思,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在我心里占有一个特殊的位置。”

    夏天一字一字坚定的说道。

    李莫愁的确在他心里占据着特殊的位置,本来对于这个悲剧式的痴情女子夏天就抱着同情的心理,现在做为他的第一个女人,自然在他心里占据着特殊的位置,而且他的秘密也不会再对另外的女人说了。、李莫愁现在感觉自己又是幸福又是甜蜜,她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夏天心里占有这么特殊的位置,竟然连他娘都比不上,不过李莫愁不知道的是,夏天不是不想告诉他娘,而是因为这事要是告诉他娘,保不准会被那个成熟优雅的女人给活剐了,废话,他占据了人家儿子的身体,做娘的能容得下他才怪。

    “我,夫君,我真的不知道你竟然藏着这么深的秘密。”

    李莫愁这一声夫君叫得一点也不做作,很自然,这让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夏天微微笑道:“这个秘密只是我们两人的秘密。”

    李莫愁闻言甜蜜的靠在他的怀里,轻轻点了点头。

    她柔软的身子带着喷香的气息,胸前的饱满玉峰紧紧贴在他的胸膛,又是柔软又是弹性,加上耳边不断传来二娘那又嗲又媚的娇吟,让夏天不禁又是一阵心火大盛。

    李莫愁感到他下面的异样,面色微红的看着他,呵气如兰道:“既然你为了我能说出最大的秘密,那我又怎么能为难你,你去吧,不过一定不能轻饶了那狐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