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没关系,一会儿就不痛了。”

    夏天双手托住李莫愁的肥臀,那坚挺的肉枪直直穿过几层肉瓣,感觉那花道的肉壁在那层薄膜被刺穿之后紧紧包裹住他的枪头,那紧凑温润的感觉差点让他直接喷射而出。

    “师父姐姐,你那里好紧,好滑,差点让我射了,我忍不住了。”

    夏天说道,他感觉里面就像是千万只婴儿的小手在抚摸一般,那嫩滑到了极致的销魂之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简直比触电还要快美三分。

    抱着李莫愁泥泞不已的香臀使劲的冲锋起来……

    “啊……不要,我好痛,你这个小坏蛋,我恨死你了!”

    李莫愁秀眉蹙起,晶莹的眼泪从她眼角流出,鲜艳欲滴的小嘴因为疼痛而一张一翕,呵气如兰。

    “不痛,马上就舒服了。一会儿会爽死你的,师傅姐姐,我一定让你知道做女人的快感。”

    夏天吻住李莫愁美艳的唇瓣,品尝着她甘甜的芬芳,如一个贪婪的婴孩一般尽情的吸吮那嫩滑香软的小舌头。

    “哦!不要……你慢点……恩……你这个小坏蛋折磨死我了。”

    李莫愁被他吻住香唇,嘴里只能发出无意识的呜咽声,那声音如泣如诉,仿佛最美的和弦音一般,撩人心弦。

    夏天不断的蹂躏着那美妙的臀瓣,尖锐火热的长枪不断在那紧闭的山谷之中快速抽插进出,殷红的血液混合着两人的淫水从阴道里不断流出,淫靡到了极致。

    夏天终于尝到了女人的滋味,仿佛食髓知味一般,大力的抽插着。每一次肉棒都会带出一丝丝淫水流出,一下比一下深,仿佛不知疲倦一般,下下到底,记记重击。

    到底李莫愁身子骨强壮,又是习武之人,并且已经是熟透的果实,不然根本经不住他这样如蛮牛一般的横冲直撞。但她还是咬紧红唇忍受着这一下接着一下的冲撞。

    不过随着时间的转移,李莫愁终于算是苦尽甘来,那媚药的药效也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关键性的作用,让她尝到了那欲仙欲死的滋味。

    “哦~~~小坏蛋,用力,快用力!”

    李莫愁水眸腥胧,充满了春情,两手搂住夏天的脖子,一对饱满成半球形的乳房紧紧抵在他胸前,让两人的胸腔都溢满了乳肉,修长结实的大腿紧紧夹住他的腰肢,好让她的蜜壶和他的长枪更加的贴近,一下又一下的接受着那无与伦比的快感。

    “嘿,好,师傅姐姐我要征服你,让你知道我厉害。”

    夏天揣着粗气,臀部不断的扭动着,长枪就如那毒龙钻一般通畅自如。

    两人都是第一次,可谓是格外投入,夏天把李莫愁换了几个姿势,李莫愁在媚药的作用下,也是不顾羞耻的作出了各种淫荡的姿势,最后两人在石椅上采用了老汉推车的姿势,李莫愁能清楚的看到那火热的长枪在他蛤嘴中不断的进出。

    “师傅姐姐,我要射了,我全部都射到你里面好吗?”

    夏天感觉到自己背脊一阵发麻,阴囊一阵收缩,龟头发痒,知道自己快到巅峰了。

    “啊……哦,全部都射到师傅的身体里面吧,让我们一起去寻找那快乐的最巅峰。”

    李莫愁也是情动至极,说出她事后自己都不相信的淫荡话语。

    “啊!我忍不住了!”

    夏天一个初哥自然没有那么多的经验,一声虎吼,龟口大开,火热的精液像不要钱一般尽数射进了李莫愁的身体最深处。

    这时候李莫愁子宫深处的花房也是一阵猛烈的收缩,紧紧的包裹着那肉枪的蘑菇头,娇躯一阵巨颤,花道一阵剧烈的痉挛,只感觉到一种绝对不能用言语形容,快美到极点,巅峰的感觉,从交合里传来,一股火热的仙露从她花房着喷涌而出。

    “啊~~我快死了!”

    在李莫愁喷涌的瞬间,两人竟是同时达到了高潮,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两人身上已经分不清楚是汗水还是淫水了。现在两人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静静相拥,不想动弹。

    第27章旖旎风光

    两具赤条条的身子紧紧缠在一起,隔了好大半天香汗淋漓的师傅姐姐才瘫软在了这小坏蛋的怀里,现在她是真的一点也不想动了,两人都是中了催情迷香,加上身份上的禁忌,李莫愁又是彻底敞开自己的心扉,自然格外动情,抵死缠绵,连续到了数次高峰,将身体里的情欲都全部发泄完毕之后她才满足下来。

    夏天现在感觉自己有些腰酸腿软,果然大龄女人都是欲求不满,特别还是师傅姐姐这种初尝情欲,食髓知味,饶是夏天身体强壮内力高深,也感觉手软脚软。

    刚才两人一阵激情欢爱,夏天根本忘记和她双修,更是忘记刚才却是一个极佳的机会对她实行双修秘法,让她对自己死心塌地。

    不过现在看来已经用不着了,因为师父姐姐看向他的目光又是羞臊又是含情脉脉,这已经表明她对自己已经倾心了。

    夏天现在真是后悔万分,早知道是如此结果,早在两年前就该得到她的身子,这样会少走多少弯路,他的想法是,即使他当时下面不行,但是手也行啊。哎,柳下惠看来真该一辈子打光棍。这次要不是两人都中了催情迷香,加上互相倾心,夏天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到这颗成熟美丽的果子。

    看着地上那殷红的血迹,夏天感觉到一阵难以形容的自豪感。李莫愁这种狠辣角色都被他征服了,看来以后神雕里的大小美人还不手到擒来?越想越激动,YY一笑,忍不住伸手在师傅姐姐那饱满雪白的丰盈上抓了一把。

    “啊~小色狼,不要乱动了,我……我不行了。”

    李莫愁羞红着脸一声娇呼,声音媚骨诱人,香肩轻颤,带着胸前两颗饱满的巨峰一阵颤巍巍的摇晃,让人眼花缭乱。

    夏天见她一双大眼变得波光潋滟,呵气如兰,风情诱人,香汗将她如墨长发弄得凌乱不已,一些鬓发还黏在她光洁的脸颊上,更显慵懒风情,粉腮晕红,眉宇间荡漾着妩媚春情,似嗔非嗔,一颦一笑都充满了成熟妇人才有的风韵,这是以前李莫愁绝对没有的。

    “我的好姐姐,你怎么能叫我小色狼,我现在好歹也是你相公了吧,你这样让我很不高兴!”

    夏天受不了她成熟风情,刚刚退出来的家伙又是血脉贲张,色手抓住那绵软硕大的娇挺饱满肆意揉搓起来,在上面再次留下一系列红色的爪印。

    “啊……不要脸,你怎么就成我相公了,快放手,别忘了,我还是你师傅!”

    李莫愁敏感之地被抓,发出一声腻人的娇吟,阵阵销魂之音让人靡靡沉醉,夏天呼吸又开始浑浊急促起来。

    “有你这种师傅吗?竟然把徒弟给吃了,既然你把我吃了你就得负责,我们都有肌肤之亲了,我不是你相公是什么,看来你是欺负我年纪小,哼,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小是小威力好!”

    紧紧留住怀里佳人还沾有不少汗水的粉背,不给李莫愁反驳的机会,坚硬如铁的枪械再次进入了那神秘的深谷之中。

    “啊……”

    李莫愁之来得及一声娇呼,然后全身巨颤,身子再次如一夜扁舟被夏天排山倒海般的攻势给弄得只能默默承受……

    “哦,坏蛋,你真是一头小色狼~”李莫愁娇嗔一声,现在没有了媚药,她的神志比较清楚。

    “嘿嘿,我为了师傅姐姐可谓是精尽人亡在所不迟。师傅姐姐如此美丽的身体我不好好享受一番,岂不是对不起我们两个都是第一次?”

    夏天抓住李莫愁雪白如玉的乳房,手指轻捻上面红色的乳尖,那两个小家伙,敏感之际马上就硬了起来。

    “快动啊,你这个小色狼,别光说不做,我是第一次不假,但是我看你未必是第一次。”

    李莫愁哼道。肥大的屁股和腰肢却是不依不饶的扭动起来,眉宇间散发着慵懒的女人韵味。

    夏天也不说话抓住一只娇乳,将乳头含进自己的嘴里,不断的舔舐着,另一只手却是搂住师傅姐姐的腰肢用力的耸动起来。

    “唧唧……”

    “哦啊~”两人的淫水不断从李莫愁的蛤蜊口中吐出,将那肉棒磨得晶光闪闪,李莫愁发出一声腻人的娇吟,腰肢扭动得更加的凶猛。

    夏天一边用长枪在那花房中肆虐,一边将那乳房乳尖连通乳晕舔得闪闪发光。

    “哦!小坏蛋快用力!”

    李莫愁不断叫嚣着,嘴里发出各种淫荡的声音。

    夏天自然不负众望,埋头苦赶的同时,吃完这颗葡萄吃那颗,两个大白兔成了他嘴里最珍贵的宝贝,散发着淡淡的乳香。两人又在片刻之后达到了巅峰。

    随后用各种姿势欢好了几次,直到梅花几度之后,两人才偃旗息鼓。

    两人再次在巅峰之后停了下来,李莫愁现在真的是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再动一下了,她实在是太累了。这个小色狼一点也不知道怜惜她,就像头发情的公牛一样,一直在她美丽的身子上冲击着,驰骋着,真不知道这个家伙那里是什么做的,虽然不算特别大,但是却长久不衰,即使现在都还精神抖擞,让她又羞又恨。

    “师傅老婆,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还不快点叫声相公来听听,要不然我又是毒龙钻伺候哦。”

    夏天搂着李莫愁坐在一张石椅上,也不知道建设这间密室的人是不是早就知道他会来一样,这石椅特别宽大,拿来当床都行了,刚才两人行那云雨之事的时候,可没少在这张石椅上折腾。上面可没少留下两人疯狂的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