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夏天本就压制不住那躁动的欲念,拥着怀里那绵软的身子,品尝着甜蜜美妙的香吻,鼻息间传来玉人那灼热的香气,如兰似麝,那似诱惑,似痛苦的美妙呻吟。

    夏天这个时候才发现怀中的人儿竟然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师傅姐姐。这一发现让他惊喜若狂。

    此时的师傅姐姐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淡漠清冷,洁白如玉的脸颊红晕密布,那双比黑宝石还要美丽三分的美眸似醉非醉,星眸腥胧,慵懒而性感,妖娆而诱人,就如那贵妃醉酒一般拥有惊人的媚态,胸前更是紧紧贴着那两团柔软弹性的丰盈,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徒生欲火,夏天早就坚硬如铁,抵在那娇嫩的柔软秘处之上,即使隔着几层衣裙,仍旧能感受到那触电一般的销魂。

    看到美艳成熟的师傅姐姐如此媚态,夏天再也忍不住,在肆意品尝她娇嫩芬芳的时候,一双色手对着她后背上下其手,慢慢下滑,终于放在他渴望已久的浑圆美臀上,入手直觉弹手异常,肉感十足,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暴虐之感,狠狠的蹂躏着她又大又翘的香臀。

    “唔……小色狼,不准你对我无礼!”

    李莫愁媚眼如丝的看着夏天,一声酥腻到骨头的娇吟从她嘴里含糊不清的传来。

    这个混蛋小色狼竟然如此轻薄她,李莫愁感觉自己全身燥热不已,意识也变得有些模糊,只是凭着直觉缠上了这个小色狼,此刻也顾不得什么礼义廉耻,她只知道这个时候不释放自己的话,她会被那灼热的气息给烧死。

    被这小色狼狠狠一捏自己最宝贵最隐秘的地方,那感觉疼痛无比,却又带着让人欲罢不能的奇怪感觉,李莫愁不是无知少女,她早就过了那个年龄,虽然她并没有嫁人,但还是知道那感觉代表着什么,更何况她两年前也和小色狼有过这么一次亲密接触。

    她的心里又是羞耻又是异样,一想到这是自己的徒弟,她竟然生出一种挑战道德伦理,冲破禁忌的快感。

    被他一捏,娇躯便柔软无骨的软在了他的怀里,本来就紧紧缠住他的身子更是如水蛇一般不知羞耻的缠在他身上,她能感觉下面那火热紧紧抵在她已经动情的娇羞秘处,享受的同时却又羞愧无比,仅存的一丝矜持让她做着连她自己都觉得软弱无力的抗争。

    “师傅姐姐,我要你,这次你跑不掉了,每次你都以这样那样的借口,这次不管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我都不会再让你跑了。”

    夏天火热的气息喷在她精致无比的脸颊上,火热的眼神足以将人灼烧成灰。

    “不,不行,我是你师傅,绝对不行!”

    李莫愁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抵抗是那么的无力,虽然她心里早就对这个小色狼芳心暗许,但是她不想被小色狼看不起,矜持似乎只是一层苍白无比一捅就破的白纸。只是体内那强烈无比的渴望燥热让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出卖她,让她羞臊欲死。

    她呵气如兰的说道,夏天更是激动万分,情不自禁吻在那她天鹅一般的玉颈上,那滑腻嫩白的雪肤带着淡淡的清香,让他流连忘返。

    “不……不要……”

    李莫愁绵软的娇躯轻颤,声音里带着一丝颤音,哀求无比的说道。

    “师傅姐姐你还在坚持什么,我早就和你说过,你是我的,现在你我都中了催情迷香,你何苦再去可以压制,以前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吧,珍惜眼前人才是正道,难道你不知道我对你已经爱慕已久了吗?今天不管怎么说我都要得到你的身体,就算是你杀了我也无法阻止我。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心中也有我,别再骗你自己了,我今天一定要好好疼你。”

    已经到手的鸭子怎么能让她飞走?夏天已经让这块肥肉在面前蹦达了很久了,要是再不吃就过期了。

    李莫愁听到他如此不要脸的话,摇摇欲坠的芳心更是一阵颤抖,羞臊的同时异样的感觉随之拌来。夏天的话更是说中了她的心事,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脸见人了。再也不敢面对他火热灼灼的眼神,偏过头去,不发一言。只是身体里的毒性再也压制不住了,如潮水一般喷涌而出,本来已经有了几分清明的眼神再次变得腥朦起来,春心泛滥,一双大眼充满了情欲的色彩。

    夏天见她展示出前所未有的媚态,更是激动万分,从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她已经微微敞开的衣襟里抵在他胸口上的两团如棉花一般柔软,比弹力球还要有弹性的雪白半球,色胆包天的他知道她现在也是苦苦坚持着,欲望膨胀到了极点。

    伸手就抓住那丰挺硕大的饱满,那柔软娇嫩的感觉让人爱不释手,只是轻轻一捏那惊人的弹性彰显得淋漓尽致。

    “啊!”

    李莫愁一声娇呼,圆润的香肩轻轻颤抖起来,夏天轻笑一声,双手用力一撕,直接将她衣襟的给撕得大开,只见两团形状美妙,饱满至极的雪白玉球胀鼓鼓的顶在那红艳艳的肚兜里。两粒已经急剧涨大发硬的殷红色的娇嫩葡萄紧紧顶在那薄薄的布片上面,夏天甚至能感觉到那上面给他胸前传来的硬硬的酥麻之感。

    “咦?没想到师傅姐姐这个道姑竟然也喜欢穿红色肚兜,这还真是让人意外啊。”

    夏天看到那两个将那紧绷的肚兜撑得裂衣欲出的雪白大奶,那形状优美不说,而且精致美白无比,晶莹而凝玉,简直太美了!

    “不要,不要再说羞人的话了,算我求求你了,你就不能给我留点尊严么?”

    李莫愁现在已经无力抵抗了,自己的徒弟对她作出这种事情,本就难为情至极,现在他竟然又出言调戏,当真是想羞死她么?

    夏天嘿嘿一笑,见她桃腮粉红,果然是面若桃李,风情诱人,笑道:“师傅姐姐这对宝贝果真是美丽无比。让我都看呆了。你不用紧张,一切都交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李莫愁红着脸,燥热酥麻之感让她水蛇腰轻轻扭动起来,这小色狼的话实在太令人的害羞了。却又让她情动无比,也许是那催情迷香的作用,她下面早就湿透了,那腻腻黏黏的感觉让人一阵瘙痒空虚,她修长笔直的美腿下意识更加紧凑的缠着夏天。

    这一缠不要紧,跟随着她柔软的酥腰也一阵晃动,那柔软突起的娇嫩在他坚硬上一阵摩擦。

    “咝……”

    夏天顿时倒抽一口凉气,一股无法用言语的快美之感迅速传递他的中枢神经,让他爽快到了顶点,竟然有了一种想要喷薄的感觉,忍不住轻轻挺动了几下,顿时那快感如潮水一般涌来,两人的身子同时巨颤起来。

    李莫愁紧紧咬住鲜艳的红唇,媚眼如丝般看着夏天,突然感觉胸前一凉,那两团骄傲硕大的饱满酥峰已经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峰顶上的两粒娇红如雪里一剪梅是如此美丽而诱惑,就像两粒含苞待放的鲜艳蓓蕾。

    接着一个柔软湿润的东西含住了她美丽骄傲的峰尖,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酥麻痒酸之感,闪电一般传遍的传遍了她的全身,春情荡漾的师傅姐姐忍不住发出一声酥骨的娇吟。

    “啊!哦……”

    那声音如泣如诉,就像是情人的幽怨薄嗔,让人一听之下就血脉贲张。

    夏天这个初哥现在再也顾不得和她调情了,那两粒美味无比的娇红传来阵阵乳香之味,大大刺激了他男性荷尔蒙神经,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碍事的下身衣物给除掉了。

    李莫愁的道袍早就被夏天给撕烂了,就连肚兜都被他给除掉,全身上下可谓是一丝不挂,那如上天杰作一般的美丽胴体就展现在他面前,晶莹如玉的肌肤在夜明珠所发出的灯光下散发着柔和的光晕,美丽得有些不真实。

    精致如美玉雕琢而成的面颊让人如痴如醉,圆润光洁的香肩划过惊人的曲线,硕大的玉峰骄傲挺立,峰顶上的红圈是那样醒目,没有一丝赘肉却又不失丰盈的小蛮腰下那黝黑的芳草之地是人向往已久的桃源。

    夏天眼睛已经变得血红,搂住她的腰肢,将那火热抵在那腻腻黏黏的突起丘陵外,两人情不自禁又是一阵颤抖。

    夏天迫不及待想要进去一了夙愿,却没想到这个关键的时候被一只柔软的小手给抓住最宝贝的东西。

    “师傅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快放开,这个时候你难道还想逃避吗?”

    夏天着急的说道,眼睛已经赤红一片。

    李莫愁心思无比的复杂,她知道下一刻面对她的将会是什么,她也很向往那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但是越是临近她越是感到心慌。

    “小色狼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李莫愁声音颤抖无比的问道,再强大,再独立的女人她都是一个女人,面对自己最宝贵的东西,总是觉得患得患失。

    “我当然是真的喜欢你,错,我不是喜欢你,我是爱你,师傅姐姐快点放手,让我好好疼你。”

    夏天现在的模样就像个急色鬼,饥不择食的说道。

    李莫愁玉脸通红,闭上双目,咬了咬牙,道:“小色狼,如果你敢辜负我,我一定将你杀了,然后再自杀!”

    说完两行清泪直流而下,似乎是在告别她以前的一切一般。

    夏天心中暗道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啊,辜负了她就要被杀掉,不过他也知道这个女人无法再承受伤害了。

    感觉那柔软的小手终于放开了他,急不可耐的一挺腰肢,感觉到一层微弱的阻碍,在师傅姐姐一声痛苦的娇吟声中,进入了那梦寐以求的圣地……

    “哦~~好痛啊!你别动!”

    李莫愁那层象征着贞洁的处女膜被刺破,那强烈的疼痛让她发出一声痛呼,洁白的双臂紧紧搂住夏天,不让他动弹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