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让我抱抱。”

    夏天眼神灼灼的看着面前身材玲珑有致,风韵曼妙的美妙玉体,即使在那青色的道袍之下,仍然对他诱惑极大,特别是现在,整个空间都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香味,犹如一把烈火,将他身体最深处的火焰给瞬间点燃了。

    夏天现在脑子有些迷糊,现在唯一念头就是将面前的美人压在身下狠狠的鞭挞,眼中的炙热渐渐变得暴虐。

    “不行,扬儿赶紧屏住呼吸,别再说话,运功抵抗。”

    李莫愁见了大吃一惊,瞬间来到夏天身后,纤纤如嫩葱的玉手抵在他的后背,企图用内力压制他体内吸入的催情迷香。

    “不行了,我受不了了。”

    夏天感觉身体像是有一股什么东西想要喷涌出来,那感觉就像是岩浆快要火山爆发的前一刻,李莫愁的内力进入夏天的经脉丹田之后不但没有压制住那催情迷香的药效,反而像是催化剂一样,让他更加的旺盛。

    因为她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夏天丹田里的内力是一种奇异的双修内力,可谓是阳气过盛,李莫愁的内力呈阴性,反而成了火上浇油。

    夏天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理智,他感觉到身体里那股内力又欢快的活跃起来,猛然转身,朝着那鲜艳欲滴的朱唇狠狠的吻了上去。

    “唔……”

    李莫愁惊诧莫名的看着他,面前的人还是自己那个嬉皮笑脸的徒弟吗?现在面前这个人根本就是一个似欲将她吃掉的恐怖野兽。

    他的眼睛变得通红一片,里面全是猎人看到猎物一般的绿幽幽的光芒,那眼中包含着暴虐,杀戮,欲望,还有带着强烈的征服性,让平时心狠手辣,杀人如屠狗一般的赤练仙子也不禁感到一丝害怕。

    “混账东西,竟然又轻薄我,他屡次毁我清白,真当我着紧他而不敢杀他,还是当我是可以随意轻薄的YD女子?”

    李莫愁面色羞红,又羞又怒,冰清玉洁的她除了被这个小流氓两年前轻薄过,还从未有男人沾染过她的身体,冷哼一声,一掌朝他胸口打去。

    这掌她虽然在羞怒之下而为,但是还是只用了三分力,以这个小流氓现在的功力,至多只能将他震开。

    “砰!”

    李莫愁没想到这掌结结实实打在夏天胸口之后,这个小混蛋并没有被震开,反而猿臂一展,将她紧紧的搂进怀里,小手毫不犹豫的摸上了她柔软挺翘,浑圆弹性的美臀。

    夏天现在的身高比本就不必李莫愁矮多少,现在将她搂进怀里肆意怜爱,让她面红耳赤,而且更羞耻的是在这个小混蛋现在并不算宽广的怀里,让她竟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这就是男人的味道?李莫愁一颗芳心不争气的狂跳起来,她想要挣扎,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就这么沉沦在自己徒弟的怀里,但是身体却像是不听使唤一样,瘫软的靠在了他的怀里,那火热的气息让她有些迷情,这个混账徒弟一只手竟然抚上了自己从未有人碰过的羞处,这让她羞愤欲死。

    李莫愁不敢再看夏天那火热的眼神,她怕自己会受不了他的眼神,成为他的俘虏。

    夏天贪婪的品尝着成熟美丽师傅姐姐的甘甜雨露,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她始终保持着清明的神色。紧咬牙关,不让他冲破她的最后防御。

    (PS:旁边又有人,哎,先发一章,晚上再写2-3章。求鲜花推荐收藏。下章开始精彩了……额,可能要删节了。

    第20章师徒双修

    夏天感觉怀中的佳人身子越来越软,抱着着香喷喷玲珑浮凸的曼妙玉体,冲动的火热悄悄的抵在了她娇嫩的秘处。

    李莫愁娇躯巨颤,神色一清,美丽明亮的眸子闪过一丝复杂的光芒,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掌将这轻薄于她的小流氓打得飞了出去。

    “咳咳。”

    夏天的身子就像一个麻袋一样,撞在了墙壁上,被情欲完全蒙蔽的双眼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有些痛苦的靠坐在墙壁上,刚才那一掌李莫愁可没有手下留情,现在他感觉自己五张六腑都快移位了。

    这已经是夏天第二次被李莫愁打伤了,还真是衰啊,这女人没泡到,反而受尽折磨,不过想到刚才的肆意轻薄,夏天下腹又开始燃起火焰,体内的催情迷香再次肆虐起来。

    李莫愁咬了咬牙,道:“扬儿,我们用双修之法压制这淫毒,不然你会迷失自我。”

    夏天苦笑一声,他本来就知道自己中了催情的药物,不过他刚才也是想要的借题发挥,没想到这个师傅姐姐当真是狠心,这样都没能把她拿下。

    不过考虑到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夏天点了点头。

    两人的双修其实异常简单,双修分为两种,一种是灵魂气息相交,这种是最高的境界,也是高级的双修功法。

    当然还有另一种,那就是男女肉体交合,阴阳交泰,这种方法虽然算不上下乘,但比起灵魂气息相交却要差上一筹。

    夏天和李莫愁便是两人的气息相交,虽然还达不到灵魂相交,但也不是下乘的双修之术能比的。

    两人盘腿而坐,两掌手心相抵,运气丹田,引导内力在两人的经脉丹田缓缓运行三十六个大周天。

    随着内力的相交,两人的额头渐渐见汗,身上也开始发热起来,相比于李莫愁夏天身子更是燥热无比。

    终于,运行完三十六个大周天之后,夏天身体内的催情迷香总算是被压制了下来,但是也仅仅是压制下来而已。

    “为什么他体内的药物不能被化解,难道真的要那样做才行?恩,看来回去只能委屈凌波了。”

    两人收工之后,李莫愁发现夏天体内的毒素虽然被压制了下来,但是却无法消除,想了想,也只能用那种方法才行,脸色不禁有些发烧。

    “师傅姐姐,这东西好厉害,根本不能除去,这下我完蛋了。”

    夏天面带诡色的看着李莫愁,那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李莫愁一想到刚才自己在这个半大的孩子怀里任他轻薄,那白璧无瑕的玉脸浮现两朵红晕,心肝狂跳起来,撇过头,故作平静道:“这事先不忙,反正现在你也不会有事,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这时候那催情迷香早就弥漫整个空间,还好两人都修习了龟息之法,并没有再吸入空气,但是也尽量避免说话,如果不尽快找到出口,两人不得已还得吸入那催情迷香,那霸道的效果让夏天都有些不寒而栗,真不知道那个狐狸精二娘从哪儿找到的这种东西,不过她倒是懂他,竟然给他安排了一个这么好的事情,可惜的是人家师傅姐姐不合作,他一个人也没办法把这处春宫戏给演出来。

    “师傅姐姐,你说这里有出口吗?”

    为了避免再吸入催情迷香,夏天用眼神和她交流道。两人随不能达到灵魂交融,但是经过两年的双修,深厚的默契还是有的。

    李莫愁风情万种的翻了翻白眼,美眸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认为别人设下陷阱还会在陷阱里面弄一个出口让你逃走吗?”

    夏天回了她一个得意的眼神:“这你就不懂了吧,师傅姐姐你虽然江湖经验比我强,但是说道机关学和人心的把握,我未必不如你,你想啊,这个陷阱显然是用来抓人的,而不是用来杀人的,所以他必定要设置一个出口进来抓人吧?我们是从上面下来的,难道他也从上面下来抓人?这显然不对,所以,我深信就在这里就有一处密道能让我们逃出升天。”

    李莫愁闻言只是暗暗冷笑:“你说的这些不过是你的猜想罢了,如果你那个二娘真的想要我们的命,只需要将我们困在这里不管,我们自己都会被饿死,更不用说……”

    夏天眼睛高兴得眯成了一条月牙,他知道师傅姐姐那没说完的话。自顾自的在墙壁上摸了起来。

    李莫愁美艳性感的俏脸微红,这小子意味深长的目光让她芳心止不住狂跳起来,让她暗恨自己没用的同时,又有些迷茫,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第21章逃出生天

    夏天将耳朵贴于墙上,轻轻敲打着,神色有些从未有过的认真。

    都说认真的男人是最迷人的,这点绝对没有乱说,透过昏暗的火光,夏天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李莫愁的眼睛。她虽然不知道夏天在干什么,但是那一向嬉皮笑脸的流氓徒弟,此时一反常态,神色有着从未有过的认真,他本就有着一副好的皮囊,长得异常的俊俏,也许是带着他美丽娘亲的优良基因,他面如粉敷,唇红齿白,剑眉星目,脸颊线条极为精致柔和,肌肤白似霜雪,比之女子更甚,头戴束发紫金冠,身着上好的华服,怕是潘安宋玉在世也莫过于此。

    此时他的一双浓密的剑眉暗暗皱起,眼睛微眯,凝神静听,李莫愁这个经历过人间沧桑的女人见了也不禁心脏狂跳,白璧无瑕的玉脸默默浮现两朵嫣红的云彩。

    心中暗暗赞道,这个小流氓虽然无赖了点,好色了点,但是有一点值得赞赏的是,做事的时候他会全神贯注,一改吊儿郎当的性格,哎,这家伙现在就生成这幅模样,要是还过几年还得了,那些未见过世面的小姑娘还不被他轻轻一勾手指就骗上了?哼,一定不能让这个小流氓凭着这幅尊荣招摇过市。

    就在李莫愁暗自绯恻的时候,夏天面色突然一喜,看着李莫愁使了个眼色:“师傅姐姐,这里面是空的,你我合理把它打碎!”

    夏天边说,手还在寿面瞧了瞧,只见那里发出的声音不同于其他的地方,有些清脆,空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