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古墓?就是师傅姐姐的门派?”

    夏天眼睛一亮,顿时心中活络了起来。

    “我现在根本算不上古墓派的弟子了,不过那玉女心经我是势在必得,身为古墓派第三代大弟子,那武功本来就该属于我,师妹有什么资格,她一个黄毛丫头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太过高深的境界,给她也是明珠暗投。”

    对于李莫愁的话,夏天倒是有些赞同,小龙女虽然聪明,但是以她现在的武艺和李莫愁斗起来,完全没有悬念,要知道原著里的李莫愁武功就奇高,虽然打不过五绝,但是就前期来说,除了五绝,想要留下她性命的人绝对没有,即使是五绝里的黄药师也没有留下她的性命,她的轻功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更何况现在的李莫愁经过和夏天的双修,又修习了九阴真经,功力早就不可同日而语,就算是对上五绝也不会轻易落败,比之金轮法王和郭靖可是平分秋色。可以说离五绝只是一步之遥,不过就是这一步之遥却不是那么轻易可以突破的。

    “师傅姐姐,你说的师妹可是你以前提到的小龙女?”

    夏天道。

    “哼,不是那黄毛丫头是谁。”

    李莫愁轻哼道,美丽如玉的容颜尽是妒忌之色。要不是因为自己做错事,遇到那个负心人,怎么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师傅姐姐,你还是这么执着,你连九阴真经都得到了,当真就这么稀罕那玉女心经?”

    夏天道。

    “你根本不懂,玉女心经是我的一个心愿,那是我师傅偏心,凭什么传给师妹不传给我?既然师傅这么绝情,我就要证明我李莫愁比她看上的传人更优秀,我要在玉女心经上胜过她的传人。我要让她知道她看错了人。让她后悔!”

    李莫愁声音越来越激动,神色有变得有些癫狂,完全不复以前那优雅淡漠,眼中充满了愤恨。

    夏天微微一叹,轻轻抓住了她冰凉却柔软的小手,知道她还是看不开,毕竟有些事情不是说看开就看开的,说道底都怪陆展元这个劈腿男,这么好的女人不好,真是一个祸害,死了活该。

    “师傅姐姐,如果你真想得到玉女心经,也不是不可能。”

    夏天的声音充满了以前从未有过的温柔,让本来有些癫狂的李莫愁芳心,猛颤,那并不大的手却传来温暖的感觉,仿佛能融化她内心的寂寞,那多年以来所受的委屈和怨念。

    看着那双饱含深情的眼眸,她感觉自己有些无法拒绝这个小混蛋,就连全身都变得僵硬起来,身子里好像多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在胸腔无法化开。这种感觉让她感到颤抖,害怕,她想要逃离,小手努力的挣扎起来。

    可是这个小混蛋却拥有和她相差无几的功力,想要挣脱他谈何容易,不过当听到夏天最后一句话,她顿时忘了挣扎,而是眼神希冀的看着他:“你真的能给我玉女心经?”

    夏天察觉到她声音中的激动,还有那美目中泛着的期待之色,深吸一口气,不可知否的笑了笑道:“师父姐姐想不想要正大光明的回到古墓派?”

    “正大光明的回到古墓派?”

    李莫愁宝石一般明亮的眸子在黑暗中爆发出闪亮的光彩,末而又是一暗,落寞道:“这不可能,我已经被逐出了古墓派,怎么可能光明正大的回去。”

    “我说的光明正大,是光明正大打回去,你不是一直说你要让你师傅后悔吗?以你现在的武功,完全能能打败你那个师妹,如果你是怕古墓里的机关,那你大可不必担心,因为我懂机关学,这些根本不是问题,问题在于你自己。”

    夏天拉着她的手一字一顿的缓缓说道。

    李莫愁本来暗淡的眸子又闪亮了起来,看着夏天的美目直泛异彩,点了点头道:“你说得没错,我要抢回属于我的一切,我决定过几天就动身,当然我会带上你。”

    两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都避开师徒的称呼,而且夏天刚才也说是你师傅,而不是师祖,李莫愁也没有纠正,这其中的深意两人都清楚,却没有点破。

    夏天之所以如此着急,也是因为这个时候杨过差不多去了终南山,如果让他和小龙女朝夕相对,自己就没戏了,绝对要在杨过之前到达古墓里。

    “既然你这么懂机关学,那你这路就由你来带,这本来也是你家的事情。”

    李莫愁激动完之后,发现自己的手还被夏天抓着,赶紧抽了出来。脸蛋微微一红,这还是她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脸红。可惜的是夏天根本没看到,他刚刚踏前一步,就发现地上一空,心中一惊,刚刚反应过来,人已经掉了下去,跟着一道青色的人影也随之而下。

    第18章

    呼呼的风声在耳边直响,夏天在刚才一脚踏空的瞬间就知道自己踏入了陷阱,刚要稳住下落的势头,却感觉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香味,接着一道青色的人影如仙子一般飘然而下。

    夏天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觉衣衫上传来一股巨大的抓力将他下坠的力道生生止住。

    回过头来却是李莫愁看到他掉了下去,情急之下急忙跟了下去,夏天又是感动又是惊喜,这个女人心里到底是有自己,不然也不会舍身相救了。

    这陷阱似乎早就知道掉下来的人会借助旁边的石壁撑住身子,所以两边的石壁都打磨得滑不溜手,上面甚至铺了一层油,让李莫愁根本无法用壁虎游墙的功夫爬上去。

    刚刚止住的身形,马上又开始下落。夏天见了暗叫不好,急忙道:“踩着我的身子上去,快!”

    李莫愁神色抑制,美丽如黑宝石一般的眸子闪过一丝挣扎,咬着嘴唇摇了摇头。夏天见了更是着急忙喝道:“你先上去,不然我们两个都掉下去了,就没人救我们了。”

    李莫愁正要说话,忽然听到一声轰隆声,却是上面的陷阱自动关闭了起来,夏天见了苦笑不已,道:“这下我们谁都跑不掉了,下面不会有什么洪水猛兽好歹让我们留个全尸。”

    “别说丧气话,这机关明显是有人操纵的,下面绝对不会有太大危险,我们缓缓下落,不用害怕。”

    李莫愁轻喝道。

    夏天闻言无奈一笑,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哎,都怪自己大意,到底是年轻没有经验,只是美人情深,这份情谊倒是难得,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夏天还真没想到自己在她的心里有这么重要的地位。

    惊喜之后,夏天迅速冷静了下来,这一冷静下来,夏天就止不住的尴尬,现在两人的姿势可谓好不暧昧。

    李莫愁现在抓着夏天的后领,两条笔直修长的大腿不得已大大张开撑住两边的石壁,让身子缓缓的下落,可她身下就是夏天的脑袋,那青色的道袍下虽然因为四周一片黑暗而看不清那一抹春光,但夏天还是能闻到那里与众不同的香味,一想到那里的美景,就让人火气上涌。

    更何况他这个热血的嫩雏儿早就心猿意马了。

    好在这种情况没有维持多久,这个陷进下面并没有什么倒刺刀剑,更没有洪水猛兽,只有一块大约不到十平米的空间,而高也不过十几米,当然,若非是武林人士,一般人猝不及防掉进来就这高度也足以摔死他。

    “不幸中的万幸,还好这里没有陷阱,看来这里只是单纯的想要把人困住。”

    两人落地之后,李莫愁不着痕迹的放开了夏天,如雪玉脸微微一红,轻轻说道,显然刚才的事情她也知道一些,心中难免有些羞涩。不过她到底心里素质过硬夏天点了点头,道:“不过这到底是不是二娘故意设下的陷阱呢,或者是你被她发现了,所以这只是一个引诱我们来的诱饵?”

    李莫愁闻言芳心狂跳,像是想到什么一样,咬牙切齿的说道:“我就知道那个女人不会那么简单,而且她身上的功夫也不弱,一定是她发现了我,才故意和瑶儿那个小贱人说了那些话。”

    “恩?”

    夏天神色一怔,疑惑道:“说了什么话能引起你的注意?”

    “哼,还能有什么,还不是关于你们貂家的秘密,说到底还不是因为……”

    李莫愁语气一顿,语锋一转冷笑道:“早知道我就该将那个狐狸精女人杀了,现在反倒是让我们落入她们手里,成了待宰羔羊。”

    夏天笑了,笑得无比的灿烂,师傅姐姐是因为他的事情才牵扯进来,说到底她心中有自己,一想到刚才她舍身相救,忍不住心中一荡,感受到身旁佳人轻微的呼吸声,似乎带着如兰清香,结合那淡淡的脂粉味道,让他呼吸不免浑浊急促起来。

    “你怎么了?”

    李莫愁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焦急,可惜这里漆黑一片,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更看不到夏天灼热的眼神。

    就在这时空气中传来一股淡淡的如兰似麝,却又奇异无比的幽香,李莫愁闻了一下,顿时暗叫不啊,轻喝道:“屏住呼吸,这味道有古怪。”

    边说边从袖里拿出火折子点燃起来,迎面而来的是夏天那灼热而充满欲念的目光。

    第19章

    “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夏天眼中那毫不掩饰的欲望,美丽成熟的师父姐姐吓了一大跳,联想到刚才的闻到的异香,她线条柔和到极致的脸蛋倏然变色。

    她的脑子里迅速闪过四个字:“催情迷香!”借着昏暗的火光,李莫愁一眼就瞧见石壁上有两个小孔,从那里面不断有红色的气体喷出,想到某种可能李莫愁此时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

    “师傅姐姐,我身体好热,恩,你身上好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