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师傅姐姐你这话我可不相信,你这么漂亮的人怎么会杀人,就算是杀人也是一些该死之人,那死了又何妨?”

    夏天道。

    “该死之人?呵呵,是啊,他们都该死!全都该死!特别是那个贱女人!”

    李莫愁闻言神色突然变得有些迷茫,不过马上被狰狞代替,神色变得无比狠辣,看得夏天暗暗乍舌,看来不能惹女人,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呵呵,是啊,那个贱女人该死……哦呵呵”夏天连忙附和道。

    李莫愁神色一变,晶莹如玉的俏脸满是似笑非笑的神色,看着夏天云淡风轻的说道:“哦?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女人?”

    “不知道!”

    夏天当即摇了摇头,开玩笑,这些秘密怎么能暴露,那不是找死吗。

    “不知道你还说她该死?”

    “师傅姐姐说该死的人就是一定该死,那个女人一定是个贱女人,肯定是勾引别人男人的骚货!”

    夏天脱口骂道,突然觉得骂了又不对,自己怎么能说这种话,这具身体的年龄可还没成熟到这种程度啊。心中忐忑不已,生怕露馅了。

    李莫愁神色一滞,面带古怪的看着夏天,突然咯咯娇笑起来,笑得花枝乱颤,胸前的伟大一阵剧烈的颤抖,看得夏天大晕其浪。

    这古代就是好,女人没有胸罩,夏天感觉心里一团火焰浓浓燃烧起来,真想伸手过去摸摸,不过前提是这双猪蹄还能保住。

    “师傅姐姐,你笑什么,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夏天见她烟视媚行,胸乳巨颤,艰难的说道。

    “没有,你一句都没有说错,不亏是我的好徒儿,那个女人就是一个这样的贱货,你这句话说得很好,她就是一个勾引别人男人不要脸的贱货。”

    李莫愁稳住那花枝一般的腰肢,走过来轻轻抚了一下夏天的头顶,那柔软的小手带来的是说不出的舒爽,淡淡的女人芳香让他悄悄的多吸了几下。

    “鉴于你今天让为师这么高兴,所以我现在就教你呼吸吐纳,打坐练功。”

    李莫愁轻轻说道。

    “真的?”

    夏天惊喜的说道,根本没想到李莫愁今天就会教他打坐,休息内功。

    “自然是,为师在江湖上虽然名声不好,但也是说到做到。到床上盘腿坐下。”

    李莫愁的声音无比轻柔婉转,就像是夜莺在唱歌一般,嗅着那淡淡的成熟女人香味,夏天一时有些意乱情迷,就连怎么上床的都不知道。

    第09章师傅便宜不好占

    “凝气静神,抱元守一。”

    李莫愁娇糯的声音让人心中痒痒,不过一说到正事上面之后夏天也顾不得魂销色授,仔细的听从她的指令,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渐渐的,夏天感觉自己丹田似乎涌上一股火热的感觉,就像是见到美女被挑逗之后腹下起火一般,顿时面红耳赤起来,心中尴尬不已,那东西竟然将裤子顶起一个小帐篷,顶得好不舒服。

    “先停下。”

    李莫愁如水美目在夏天脸上转悠,知道他现在的情形有些不妥,开口关切的说道:“怎么回事?你不舒服?”

    “没,没有,我很好,就是第一次有些紧张,紧张而已。”

    夏天看着那水光潋滟的美丽眸子关切的看着自己心中一慌,赶紧掩饰道。身子也不由自主往下弓了弓。

    “恩?紧张你干嘛弓着身子?莫非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不成?”

    李莫愁的声音虽然还是那样娇柔轻婉,但不难听出她声音中带着的那一丝冷意。

    夏天顿时吓得汗水都出来了,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刚才在意Y她,保不住她会把自己碎尸之后拿去喂狗。一时间也想不到怎么解释,急得冷汗直流。

    李莫愁美艳如玉的脸蛋露出一丝冷笑,夏天这个时候的表现更是让她感觉到了异样。突然她深邃黑亮的眸子一滞,刚刚看到夏天那顶起的小帐篷。嘴角的笑容不禁变得怪异起来。

    “真的,我真的没有什么事情瞒着师傅姐姐。”

    夏天还待辩解,突然就看见李莫愁神色怪异的看着自己。顿时心中一慌,知道露馅了。心中苦笑,这次是真的完蛋了。

    “扬儿,小孩子就该像个小孩子,不该你胡思乱想的就不要乱想。否者练功走了岔道走火入魔那可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就在夏天以为自己死定的时候,却峰回路转,只听师父姐姐那百听不厌的轻柔声音中带着一丝淡然。这让夏天都有些不敢相信李莫愁就这么放过她了。

    看着旁边那浮凸有致,玲珑曼妙的身姿,夏天又有些心神摇曳,不过他总感觉李莫愁现在虽然没有看着他,但是目光却放在他身上,现在可千万不能再表现出什么异样。

    见夏天吓得不敢说话,李莫愁微微一笑,她知道这个小子可不简单,从他知道把九阴真经拿来当筹码救自己开始,她就知道这个小孩不简单。至于貂馨瑶说他是色狼Y魔偷看她洗澡,这完全可以理解成为是小孩对异性身体的那种渴望和好奇。所以对于夏天刚才的反应她也没有觉得太大的不妥。

    “好了,幸好你没有根基,所幸没有走火入魔,这次为师用内力引导你,如果你再胡思乱想,我不介意把你的猪耳朵给割下来。”

    李莫愁说完,一个纵身带着香风来到了夏天的身后,一只柔软无骨的小手轻轻按在了他的背上,即使隔着几层衣服他仍然能感觉到那小手的娇嫩柔软。那销魂的感觉让他心中再次一荡,险些意乱情迷。

    “跟着我的内力走,别走神!”

    突然感觉一股热流从师傅姐姐手掌传来,夏天突然一个激灵,他现在才想起背后的美艳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那双销魂小手也是杀了不知多少人,她拿手的就是五毒神掌啊。不敢再有非分之想,专心跟着她的引到去感受那热流所走过的路线。

    这个过程是漫长的,但是两人都沉浸其中,都不知道时间过了多少,突然李莫愁娇嫩如凝脂美玉的俏脸神色一变,变得无比惊诧,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前面单薄的身影。

    她的惊诧不是没有理由,也许是夏天狗运好,他的体内竟然竟然有一股强大的内力就沉在丹田里,那股强大的力量竟然把李莫愁的内力反弹而出,让她神色巨变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子,水汪汪的大眼光芒巨颤,无比的复杂。

    这股巨大的内力能把她的内力弹开,自然不低,最少也和她不相伯仲,也就是说夏天如果会运用内力的话,顷刻之间就能变成一个高手,这也是为什么那天被貂馨瑶一掌打飞之后马上又没事的原因。

    更令李莫愁嫉妒的是,这个小子的根骨奇佳,竟然天生就是一个练武的材料,修习武功绝对是事半功倍。

    “咦,师傅姐姐你怎么收掌了?”

    夏天一直沉浸在那奇妙的感觉之后,突然没有了李莫愁那股内力,顿时惊醒过来。

    “师傅姐姐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是不是不舒服啊?”

    夏天看到李莫愁神色有些阴沉,心中一突,自己刚才没有YY她啊,这个女人不会给自己来上一掌吧。

    “扬儿,我问你,你是不是修习过内功?”

    李莫愁美丽如烟的秀眉微蹙,看着夏天神色冷漠的问道。

    “啊?”

    夏天一愣,迷茫的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我这不是叫师傅姐姐教我吗?我要是修习过内功怎么会多此一举。”

    李莫愁对于这个解释并不满意,勾魂的大眼中一丝狠意一闪而过,夏天看得清清楚楚,心神俱跳,还没来得及说话感觉胸口一股巨力传来,窒息的疼痛传来,整个人已经如皮球一样狠狠的砸在了床上。

    “砰!”

    夏天感觉自己的胸骨似乎都断了,五脏六腑似乎也被震碎了,肺部如针扎一般难受,哇的一声,一口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顿时感觉舒服多了。丹田处暖暖的,一股热流迅速游走全身,开始修复着受伤的身体。不过骨头却真是像散了一般,一动也不想动了。脑袋晕乎乎的。

    李莫愁微微一愣,没想到和自己猜想的不一样,顿时心中一慌,刚才虽然她只用了三层的力道,但是也足以打死人了,要是把他打死了,那下部九阴真可没有着落了。更何况和这小子真的是一个练武的苗子,就这么死了她心中也不甘心,自己到底有这么多仇家,虽然她不惧,但是有一个武功高强的徒儿也能让她以后在江湖上更加横行无忌。

    想到这里之后,也不说话,双臂一览,就将夏天揽在了怀里,柔软丰硕的酥乳软软绵绵的抵在他的头上。右手抵在他的后背输送内力稳住他的伤势。

    夏天有些晕乎乎的,这个幸福来得太惨烈了吧,抵在那柔软的双峰之间,闻着那淡淡女儿幽香夹着的一丝若有若无的奶香,夏天在享受的同时又有些无奈,他感觉自己太无辜了,怎么突然就被这么来上一掌,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装死多占占便宜来弥补他的损失了。

    现在夏天只能表现得气若游丝才行,不过他却在暗暗思考,李莫愁的问题,她为什么问自己修炼过内功没有,这是关键,夏天大胆猜测,李莫愁莫非是在发现自己有什么让她忌惮的东西所以才对自己动手?

    就在夏天胡思乱想的时候,感觉李莫愁的深厚绵长的内力在他全身流转,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那疼痛的感觉随之一轻,特别是头上的两团肉球,虽然隔着衣物,但是仍然能感觉它们的惊人弹性和柔软,那好不容易平息的下去欲火再次高涨起来,没一会儿小帐篷就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