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最让夏天郁闷的是,他的姓氏,竟然姓貂,貂扬?吊样……这名字太强大了。不过夏天却有些苦恼,自己现在可没有绝世神功,怎么泡美女啊,看了看这半死不活的身体,心想,还是把伤养好再说吧。

    “喔喔……”

    打了一个沉沉的哈切,旋儿小丫头有些困乏的说道:“我困了,让开些,我睡了。”

    说完自顾自的躺到了床上,掀开被子盖上呼呼大睡起来。

    “喂,要睡回你自己的房里去啊。这像什么话。”

    “别吵我,又不是没在一起睡过”这话说得夏天冷汗直流,感情这家伙以前也是个色坯。

    夏天无奈的推了她几下,却惹来小丫头不耐烦的呵斥,这个小丫头马上就睡熟了。虽然夏天很想当萝莉控,但是真要做,心中还是怦怦直跳。叹息一声,也躺下去闭上双目养起神来。

    这一夜,夏天睡得特别沉,但也做了很多梦,梦中他似乎完全获得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也知道他是被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失手”打伤。二娘和自己母亲完全不合,特别是那个便宜老爹死了之后,产业有一半都跑到了二娘身上,这让这对母女更加嚣张。

    梦里,夏天又看见了那个白胡子老头,老头说给他留下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然后就消失了,夏天还想问问其他的事情都来不及说,心中别提多郁闷了。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映照进来,夏天是被一阵奇异的感觉给弄醒的,猛然一惊,那个感觉传来的地方竟然是他下面。

    迅速睁开双眼,就看到旋儿这丫头骑在他腿上,柔嫩的小手握住自己那里,正好奇的打量着,扑闪的大眼充满了浓厚的兴趣,是不是碰一下那高高的昂扬。更惊讶的是这个东西似乎还会自己挑动,吓了她一大跳,不过却更加有兴趣了。

    “旋儿,你干什么,还不放开。”

    致命的玩意儿被这小魔女抓住了,夏天可吓得不轻。

    “嘻嘻,哥哥,你在裤子里藏什么了,着东西好可爱哦,还会跳呢。让旋儿玩一会儿嘛,又不会少一两肉,小气。”

    旋儿鼓着腮帮子,不满的瞪了一眼夏天。

    夏天有种大人的冲动,这是玩具吗?靠,这是他发家致富,令他幸福一生的大宝贝,怎么可以被这个小丫头随便玩弄。刚想推开这个小丫头,却感觉一股酥酥软软的致命感觉传来,这个小丫头竟然有趣的上下拨弄了两下,那东西更加的兴奋了。

    虽然夏天现在这具身体才12岁,但是那里已经初具规模了,两世初哥的他怎么受得了这种刺激,只是被这小丫头几下拨弄竟然有一种想要喷薄的感觉。这让他大窘,自己怎么能在这个小丫头面前出丑。

    狠狠一巴掌打在了这小丫头不算丰满却很柔软的小屁股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哎哟!”

    旋儿吃痛之下轻叫一声,跌倒在了一旁,双手也放开了夏天的宝贝,脸色羞红的看着自己哥哥,娇声抗议道:“哥哥是流氓,竟然打别人女孩子这里,娘说那里只有旋儿未来的丈夫才能摸,旋儿以后一定没办法嫁人了,我要告诉娘亲,说你欺负旋儿。你赔旋儿清白,你赔旋儿清白!”

    夏天心中暗道,要说流氓也是你这个小女流氓先调戏哥哥我啊,冷哼一声,再次一巴掌打在旋儿的小屁股上面,还别说,那柔软中带着弹性的感觉真不错,夏天还悄悄摸了一下,真是邪恶。惹得这个小丫头更是大吵大闹。

    “别吵了,妈的,烦死了,大不了以后哥哥我娶你。”

    夏天不耐烦的说道,旋儿本来就不是他娘亲所生,而是自己二叔那个短命鬼的女儿,后来他和他老婆都死了,所以这小妮子就过继给了他娘亲,算起来顶多算是堂妹,堂兄妹结婚在古代貌似很正常,那些表哥表妹更是多如牛毛,况且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么一只绝色小萝莉,绝对不能让别人吞了。

    “啊~哥哥你~!”

    旋儿有些吃惊的看着自己哥哥,脸蛋蓦然红了起来,其实她也知道娘亲想把她许配给哥哥,但是一个小女孩却从没有放在心上,她只知道和哥哥在一起很快乐就行了,现在哥哥说出这种话,让她又是害羞,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觉。

    夏天看到她吃惊的模样,身手在她净白如玉的小琼鼻上刮了一下,嘿嘿一笑:“知道怕了?怕了还敢睡在我的床上,我先出去吃早饭了,哥可是饿得不行了。”

    第03章美艳二娘

    饭桌上夏天再次见到了自己的母亲,那位风华绝代的绝色妇人,通过貂扬的记忆,夏天知道母亲的闺名叫兰儿,其他的,连姓氏都不知道。更诡异的是,一家人虽然在外面有生意,但是却生活在一个类似桃花源一般的山间,这让他诧异和好奇。

    小妹旋儿还红着脸,时不时的偷偷看夏天一眼,等他把目光放到小萝莉身上的时候,她又害羞的埋头吃饭,这种异常的反应自然也引起了绝色夫人的注意。

    娟秀的眉毛微蹙,轻声呵斥道:“旋儿,干嘛这么鬼鬼祟祟的看着哥哥,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没个淑女的模样,再东张西望你就别吃了。”

    “哦。”

    旋儿有些委屈的应了一声,不过这已经是司空见惯了,也知道娘是为她好,古代的女子讲究三从四德,宋朝的时候远没有唐朝那么国风开放。小魔女很聪明,知道在娘亲面前要表现得文静温柔,与昨晚的机灵古怪完全不同。

    “娘,别骂旋儿了,她还小,调皮一点没什么。”

    夏天赶紧打圆场,这个小萝莉看来是被自己早上的话给震住了,现在看自己还脸红呢。

    “就你当好人!”

    绝色夫人嗔怪的瞪了夏天一眼,端是风情万种,妖娆妩媚。让他心脏又是一阵狂跳,心中暗暗提醒自己这是母亲,这是自己这具身体的母亲也是他的母亲。

    好不容易平息下那狂躁的心,正要开口说话,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零零碎碎的脚步声,由远致近。

    没一会儿,两具风情各异的女子出现在了夏天面前。这让他刚刚平静下来的心马上又狂颤起来,原因无他,就是面前这两个女人给他心神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两个女子年纪看起来一大一小,其中一位更显成熟的身著一紫色纱衣,娇躯丰腴曼妙,在紫衣下起伏有致,丰挺高耸的稣胸下,由于走动而不可避免上下颤动,那如扬柳扶风的小蛮腰酥酥柔柔,似乎不堪盈盈一握,傲人的曲线便足以倾倒天下人。下面急剧丰满硕大的玉臀和圆润修长的玉腿勾勒出撩人的曲线,更显得惊人心魄。

    如远山一般柳眉,似是比画的还好看,如水的汪汪美目,勾魂夺魄。玉立琼起的精巧瑶鼻,巧夺天工的红润樱唇;一颦一笑间仿佛刹便足以融化了所有男人的心,美眸翘首顾盼,似有光华流转,妩媚中带着一丝轻佻的感觉,仿佛能把你内心最深处的欲念给勾出来。

    鲜艳欲滴的美唇微微启合间让人有种一亲芳泽的欲望。那张美绝妖娆的脸上带着迷人的笑意。本就如凝脂般的肌肤此时仿佛天山的凝脂玉,比那天苏州最好的锦缎似乎还要滑腻千万倍,隐隐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和泌人的幽香。

    这个女人无疑是个祸国殃民的妖精,丰满若蜜桃一般的水润色彩昭示着她熟得不能再熟了,似乎等着你去采摘。这个女人风韵曼妙却又让人无法窥透其年龄大小,有着少女的美丽青春又有着少妇的迷人风情,此等尤物绝对是上天的杰作。

    另一位少女却是二八年华,樱桃小嘴,宝石一般的眸子闪动着睿智的光芒,但眉梢却隐隐约约带着一丝难言的妩媚,这女子面象明显有旁边那位女子的影子。也是一个美丽无比的女子,只是表情却异常清冷,特别是那双美眸里透出的冰寒,让人不敢对视。

    看到这两人,夏天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他的二娘和那个将他打伤的姐姐。一时看得有些呆了。

    “哼!”

    一声冷哼传来,却是夏天的姐姐貂馨瑶所发出。夏天收回那魂销色授的目光,心中暗叹这个死鬼老爹的艳福,这个二娘端是一个倾城倾国的尤物,可惜他无福消受了。

    “姐姐,怎么用膳都不叫妹妹呢,连碗筷都不帮我们母女准备,倒是叫妹妹好生伤心呢。”

    二娘对于夏天那神魂颠倒的模样早就习惯了,有哪个男人看到他不是露出这种表情,连一个小孩都对她迷住,这还不是更加显示她的风情魅力吗?

    “平儿,去帮我和小姐把碗筷拿来,我要陪姐姐用膳。”

    二娘自顾自的对丫鬟吩咐道,然后和貂馨瑶坐了下来。

    夏天目光落在二娘因侧坐而起伏动人的腰臀曲线,细腰下的圆臀丰满圆润,细腰处的衣裙都被美丽的肉体挤成细细的褶皱,腰下的衣裳更是被肥硕的臀肉撑得光滑圆隆,这该有多大啊!夏天暗暗吞了吞口水。喉头发出一声明显的咕噜声。

    “哼!”

    “哼!”

    耳边却再次传来冷哼声,不过这次是两声,一声是貂馨瑶发出,另一声却是小魔女旋儿发出的,恨恨的看了看自己的哥哥,心中暗暗骂他是流氓。

    二娘早就发现夏天的目光,不过她却不以为意,反而露出更加魅惑的笑容,朝着夏天柔声道:“扬儿,伤势好些了么,都怪你姐姐下手太重,我已经好好教训过她了,你就不要迁怒于她好么,算是二娘求你了。”

    夏天有些手足无措,赶紧说道:“没有,没有,我怎么会生姐姐的气呢,姐姐也不过是一时失手才打伤我的,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况且我的伤势也差不多好了,您看这不是好好坐在这里吃饭么。”